经典经方医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经典经方医学网QQ总群:42033485 许家栋经典经方微博 立足临床实践 攻读伤寒金匮

新人报道领金币 请您注册后到新人报道发报道贴 领金币升级发贴

经典经方论坛会员的访问权限 论坛提供了大量医案和各种资源 希望能为广大会员提供一个学习经典的平台!

搜索
热搜: 经典经方
查看: 1711|回复: 7

剑术与禅心---(转载)

[复制链接]

17

主题

64

帖子

239

积分

内部学员

威望
1
金币
162

超版功勋勋章内部学员勋章

发表于 2015-10-30 20: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为什么要学禅,而且因此学习箭术,这需要加以解释。当我还是学生时,仿佛被某种神秘的冲动所驱使,我就特别向往神秘主义之类的玄学,虽然当时的风尚并不鼓励这种兴趣。然而,尽管我费了很大的努力,我越来越清楚,我只能从外面去接触这些玄学的文字;虽然我知道如何在所谓的原始神秘现象周围绕圈子,但我无法跃过那像高墙般环绕着神秘现象的界线。在庞大的玄学文献中,我也找不到我所要追寻的事物。在失望与挫折中,我逐渐明了,只有真正超然的人,才能了解什么是超然;只有当冥思的人完全达到空灵无我的境界,才能与那超然的实体合而为一。因此我终于明白,除了靠个人亲身的体验与痛苦之外,没有其他道路通往神秘;若是缺乏了这项前提,一切言语都只是空谈罢了。
    但是,怎样才能成为一个进入神秘世界的人呢?如何才能达到那真实的超然,而不是空想呢?与那些大师相隔了数世纪的人们,是否还有一条通往神秘世界的途径呢?生活在完全不同情况的现代人要怎么办呢?我从未找到任何满意的答案,虽然曾经有人告诉我一套循序渐进的方法,保证可以达到目标,但我缺少可以取代老师的详细准确指引让我走上那条路,或至少指引我部分的旅程。然而,就算是有如此的指引,这样就足够了吗?指引最多只能使人有所准备,来接受某些甚至连最好的方法也无法提供的事物,因此,是否任何人类所知的方法都无法带来神秘的经验?不管我如何看这个问题,我都发现自己吃了闭门羹,,但是我无法克制自己不停地去敲打门环。我的渴望不止息,而当渴望困倦时,又会渴望着一颗渴望的心。
    因此,当有人问我(此时我已经成为一个大学讲师)想不想去东北帝国大学教哲学时,我极愉快地答应了。这是个能让我认识日本与其人民的机会,而且让我又有缘接触佛教,由内学习这门玄学。我已经听说过,在日本有一种被严密保护的生活传统:禅。这项艺术的传授经过许多世纪的考验;而且最重要的是,禅的老师都非常通晓心灵引导的奥妙。
     我才刚开始熟悉这个新环境,就设法去实现我的愿望,但立刻碰上了难堪的闭门羹。有人告诉我,从来没有欧洲人认真地与禅发生关系,由于禅反对任何“教导”的痕迹,我也别期望它能带来任何“理论”上的满足。我费了许多时间才让他们了解我为何希望献身于不重理论的禅。然后他们又告诉我,欧洲人想深入这种精神生活的领域是没有什么希望的一这可算是东方最玄奥的生活方式——除非他能先学习一项与禅有关的日本艺术。
     必须先上某种预备学校的想法并未令我却步。只要有希望能稍微接近禅,不管多么费事我都愿意。一条迁回的路不管有多吃力,也比没有路要好。但是在符合这项目标的众多艺术中,我要选择哪一项呢?我的妻子只稍加犹疑,便选择了花道与绘画,而我觉得射箭比较适合我,因为我假设自己在步枪与手枪射击上的经验会比较有利,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假设是完全错误的。
     我的一位同事,法学教授小叮谷操三(Sozo Komachiya ),学习箭术有二十年之久,被视为校中最有造诣的代表。我拜托他把我介绍给他的师父,在有名的阿波研造(Kenzo Awa )门下做学生。师父起先拒绝我的请求,说他以前有教导过一个外国人的错误经验,至今仍然感到后悔。他不准备重蹈覆辙,以免学生被这项艺术的特殊精神负担所伤害。我坚持师父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最小的弟子看待。他明白我希望学习这项艺术不是为了乐趣,而是为了大道,他才接受我这个徒弟,也收了我妻子。因为在日本,女子学习射箭是由来已久的传统,师父的妻子与两位女儿都是个中高手。
     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漫长而艰辛的学习。我的朋友小叮谷操三先生,曾经不遗余力地为我恳求,几乎成了我们的保证人,现在又成为我们的翻译。同时我也幸运地受邀参加我妻子的花道与绘画课程,使我可以比较这些相辅相成的艺术,得到更广阔的了解基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20

帖子

1189

积分

四星会员

Rank: 6Rank: 6

威望
0
金币
969
发表于 2018-12-12 08: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有入无,经历,发现,成长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64

帖子

239

积分

内部学员

威望
1
金币
162

超版功勋勋章内部学员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20: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灵拉弓
   
我们从第一堂课开始,就知道这门无艺之艺是不容易学习的。师父首先给我们看各种日本弓,解释说它们特别的弹性是由于结构与材质所造成的,这些弓通常是以竹子制作的。但是他要我们更注意的是,长逾六尺的弓在拉开时的高贵型态,而且弦拉得越开,弓的型态经越惊人。师父解释说,当弓完全拉开时,它就包含了一切,因此学习正确的拉弓是很重要的。然后他抓起他最好与最强的一张弓,以一种肃穆庄严的姿势站着,轻弹了几次弓弦,弦端发出了尖锐的扣弦声与低沉的鸣响,这声音只要听过几次就会毕生难忘,它是如此的奇异,如此锐利地直指人心。
  在日本,从古以来便传说弓具有降服邪魔的秘密力量,我相信这个说法已经深植于整个日本民族心中。经过这个深具意义,象征净化与圣洁的初步介绍后,师父命令我们仔细看着他。他把一枝箭扣在弦上,把弓拉得如此之满,我真怕那张弓会受不了包含一切的张力而把箭射出去。这一切看来不仅非常美丽,而且毫不费力。这时他指示我们:“现在你们也这样做,但是记住,箭术不是用来锻炼肌肉的,拉弓时不要用上全身的力气,而要学习只让两手用力,肩膀与手臂的肌肉是放松的,仿佛它们只是旁观者似的。只有当你们做到这一点,才算是完成了初步的条件,使拉弓与放箭心灵化。”说完这些话,他抓住我的手,慢慢引导我做一遍要做的动作,好像是要让我习惯这种感觉。
  最初使用一张中等强力的弓时,我就已经发现,为了将弓拉开,不但胳膊要使出相当大的力量,而且不得不全身用力。因为日本的弓不同于欧洲运动时使用的弓,不是举在肩膀的高度让你的身体可以施力。日本弓扣上箭时,双手必须几乎高举过头,而且双手臂几乎平伸。因此,所能做的只是平均地向左右拉开手臂,弓拉得越开,双手也越向下移,直到握弓的左手到达了眼睛的高度,手臂伸直,而拉弦的右手臂弯曲,略高过右肩,使三尺长的箭只有一点尖端突出于弓的边缘——形成非常大的弓幅。射手必须保持这种姿势一会儿才放箭。这种特殊拉弓方法使我的手很快经开始发抖,呼吸也变得沉重。接下来几个礼拜,情况没有好转。拉弓仍然是件困难的事情,不管如何勤奋的练习也无法使之心灵化。为了安慰自己,我想其中必有诀窍,师父为了某种理由没有透露,我决心要找出这个诀窍。
  我努力继续练习。师父注意到我的努力,沉默地纠正我的紧张姿势,夸奖我的热忱,责备我浪费力气,此为一切随我自主。只是,当我拉弓时,他总是会对我大叫:“放松!放松!”——这是他特别学会的外文——虽然他从来不会失去耐心或礼貌,但是他的呼喊总是触及我的痛处。终于有一天,我失去了耐心,自己向他承认,我实在无法照他教导的方式拉弓。
   “你做不到,”师父解释说,“是因为你的呼吸不正确。吸气之后要轻轻地把气向下压,让腹肌紧绷,忍住气一会儿,然后再尽量缓慢平均地吐气,停顿一会儿,再快吸一口气——经这样不停地吸进呼出,自然形成一定韵律。如果能正确做到,你会觉得射箭一天比一天容易。因为从这种呼吸中,你不但能发现一切精神力量的源泉,也会使这源泉更为丰盛流畅地注入你的四肢,使你更轻松。”为了证明他的话,他拉开了他的强弓,请我站在他后面感觉他手臂的肌肉。真的是很轻松,仿佛完全没有用力似的。
  我开始练习新的呼吸方法,起先不用弓,直到呼吸得很自然为止。开始时我有些不适感,但是很快就克服了。师父很强调吐气时要尽量缓慢平稳,直到完全呼出。为了练习时有更好的控制,他要我们呼气时发出声音。只有当声音完全随气息消逝以后,他才我们再吸气。有一次师父说,吸气是融合与连接,屏住呼吸使一切进入状况,而呼气是放松与完满,克服一切限制。但是我们当时都不懂师父话中的含意。
  师父接着继续说明呼吸与射箭的关系。呼吸练习不只是为了呼吸。他把拉弓放箭的连续过程分解为几个步骤:握弓,搭箭,举弓,拉弓并停留在最大张力状态,然后放箭。每个步骤都开始于吸气,然后将气屏在腹部,最后呼出。结果是呼吸自然地配合,不仅强调了个别的位置与手的动作,而且依照个人呼吸的不同,将一切动作编织成有韵律的过程。因此,就像前面说过的一样,即使将这些动作分解也无妨。射箭的过程完全是从自身到自身的一种行为,像体操那样的练习是不可比拟的。因为做体操时即使随意的添加或减少动作也不会破坏它的整体意义。
  每当我回想那段日子,就不会想起在开始时,我要使呼吸正确是多么的困难。虽然我的呼吸在技巧上是正确的,但是每当我试着在拉弓时放松我的手臂与肩膀肌肉,我的腿部肌肉就变得僵硬,仿佛我若是不站稳,就会死掉似的;又仿佛我是希腊神话中的安泰俄斯,必须从大地中吸取力量。师父时常没有办法,只好闪电般抓住我的腿部肌肉,压住一个敏感的部位来提醒我。我为了替自己辩护,有一次对师父说,我刻意要使自己放松,他回答:“这正是问题所在,你特别费心去思索它。你必须完全专注于你的呼吸上,好像除了呼吸外没有其他事!”我花了许多时间才达到师父的期望。但我毕竟做到了。我学会在呼吸中毫不费力地放开自己,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并不在呼吸,而是——听起来很奇怪——被呼吸了。有时候我长时间地思索,不愿意承认这个大胆的念头,但是我已不再怀疑呼吸具有老师所说的一切特性。我开始偶尔能够维持拉开弓的姿势,同时保持身体完全的放松;然后次数渐渐增多,但我无法说明这是怎么发生的。少数的成功与无数次的失败之间显著的差异,使我不得不相信,我终于了解了心灵拉弓的含意。
  这如同长毛狮子狗的原形。就是说,它不是我所妄想偷学的技巧诀窍,而是能带来解脱的呼吸控制,具有新鲜与深远的可能性。我这么说不无疑虑,因为我知道屈服于一种有力的影响是多么容易,只因为这经验是很不寻常的,就沉醉于自我幻想中,过度夸大它的重要性。但是不管我是多么含糊笼统与含蓄谨慎,新呼吸方法使我终于能够放松肌肉,甚至拉开师父最强的弓,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有一次,我与小町谷操三先生谈及此事,我问他为什么师父要看我花那么多冤枉力气去试图心灵拉弓,却不在一开始就教导正确的呼吸方式。“一位伟大的师父,”他回答,“必然也是一位伟大的老师。对我们来说,这两者是一体的。如果他一开始就教呼吸练习,他就无法使你信服这种方法的重要性。你必须以自己的努力去遭受挫败,才会准备好抓住他抛给你的救生圈。相信我,从我自己的经验中,我知道师父了解你和每一个学生,比学生自己都要清楚,也许我们不愿意承认,但他的确能够看进每个学生的心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64

帖子

239

积分

内部学员

威望
1
金币
162

超版功勋勋章内部学员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20: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结束与开始
   
    五年多过去了,师父建议外面去通过一次考试。“这不仅是技术的表现,”他解释道。“射手的精神气度占有更高的价值,连最细微的动作都要算数。我期待你们不要因为旁观者在场而分心,要十分平静的完成仪式,旁若无人似的。”
  之后几个星期,我们也没有把考试放在心上;一句话都没有提及,一堂课常常射了几箭就下课了。相反的,师父要我们在家里进行仪式,练习步伐与姿势,尤其要注意正确的呼吸与深沉的专注。
  我们按照指示,在家里不用弓箭地练习仪式,习惯之后,我们马上发觉自己很快便进入不寻常的专注状态。我们越是放松身体,这种专注的感觉也越强烈。当我们上课后,再次用弓箭练习仪式时,这些家庭练习的效果明显,我们能够毫不费力地“滑”入当下真心的状态中。我们对自己极有把握,因此能够以平等无差别的心情期待着考试之日,以及旁观者的来临。
  我们成功地通过考试,师父不需要用困窘的微笑来博取观众的宽宏。我们当场就领了证书,上面注明了我们熟练的等级。师父穿着庄严的大袍,精彩地射了两箭,做为典礼的结束。几天之后,我的妻子也在一场公开考试中获得了花道师父的头衔。
  从那时开始,课程换了新面貌。每次师父只要求我们射几箭就满意了,然后他会开始配合我们的程度讲解大道与箭术的关系。虽然他所讲的都是神秘的象征与晦涩的比喻,但是只要些许提示,便足以让我们了解其中的含意。他花时间最多的是无艺之艺,这是箭术追求完美的目标。“能够用兔角和龟毛来射箭,而不用弓(角)箭(毛)便能击中靶L}}的人,才担当得起大师的尊称一一无艺之艺的大师。诚然,他本身就是无艺之艺,大师与非大师集于一身,在此时,箭术成为不动之动,不舞之舞,进人禅的境界。”
  我问师父,当我们回到欧洲后,没有了他,我们要怎么办?他说:“你的问题已经在这次考试中得到解答。在你们目前的阶段,老师与学生已不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人。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我。就算是大海相隔,只要当你们练习你们所学时,我就会与你们同在。我无须提醒你们保持规律的练习,不要因为任何理由中断,每天都要进行仪式,即使没有弓箭,至少也要做正确的呼吸练习。我无须提醒你们,因为我知道你们永远不会放弃这心灵上的箭术。不用写信告诉我,只要偶尔寄一张照片给我,让我能看到你们拉弓的情形。如此我就会知道一切我需要知道的。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警告你们。这些年来,你们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这就是射箭艺术的真义:射手与自己的剧烈斗争,影响深远。也许你们还没有注意到,但是当你们回到自己国家,重逢亲朋好友时,便会强烈的感觉到这种改变:事情不再像以前? 那样和谐了。你们会用另一种眼光观看事物,用另一种标准衡量事物。以前这也发生在我身上,这会发生在所有被这种艺术精神触及的人身上。”
  在道别,而又不是在道别的时刻,师父把他最好的弓送给我:“当你用这张弓射箭时,你会感觉到老师的精神与你同在。不要让它落入好奇人士的手中!当你不需要它时,不要搁着当纪念品!烧掉它,除了一堆灰烬,什么都不要留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64

帖子

239

积分

内部学员

威望
1
金币
162

超版功勋勋章内部学员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20: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剑术到剑道
 
    在剑道师父自己与学生的经验里,一个公认的事实是,任何初学剑道的人,不论他在开始时有多么强壮好斗,勇敢无畏,一旦开始学习之后,很快就会变得自觉,因而失去自信。他开始了解在战斗中很有可能因技术而丧失生命。虽然他很快就能训练自己的注意力到极限,能严密地监视对手,正确地拨开刺来的剑,并有效地反击,但是他事实上要比未学前更糟;在以前,凭着一时的灵感与战斗的喜悦,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随意乱挥剑。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生命是被掌握在更强、更灵活、更有训练的敌人手中。他别无选择,只有不断地练习,他的老师在这时候也没有其它的建议。所以初学者孤注一掷,只求胜过别人,甚至胜过自己。他学得了卓越的技术,恢复了部分失去的自信,学得自己越来越接近目标。然而,老师却不这么想。根据泽庵禅师,老师才是正确的,因为初学者的所有技术都只会使他的“心被剑所夺”。
  然而初期的教导也别无他法,这种方式最适合初学者。但是它无法到达目标,老师非常清楚这一点。学生单靠热忱与天赋是无法成为剑道家的。虽然他已经学会不被激战冲昏头,能保持冷静养精蓄锐,长时间战斗,在他自己的圈子里几乎找不到敌手。但是为什么,以最高的标准来判断,他仍然败在最后一刻,毫无进步呢?
  根据泽庵禅师,其中的原因是:学生无法不注意对手与自己的剑法;他一直在想着如何制服对手,等待对手露出破综的时候。换言之,他把所有时间都放在自己的技术与知识上。如此一来,泽庵说,他就失去了“当下的真心”,决定性的一击永远来得太迟,他无法“用对手的剑击败对手”。他越是想靠自己的反应,技巧的意识运用、战斗经验与战略来寻求剑法的卓越,他就越妨碍到自由的心灵运作。这要怎么办呢?技巧要如何才能心灵化?技术的控制要如何才能变成剑法的掌握?根据大道,唯有使学生变成无所求与无我。学生不仅要学习忘掉对手,更要忘掉自己。他必须超然于目前的阶段,将之永远拋诸脑后,甚至冒着不可挽救的失败危险。这话听起来,不就像“射手不瞄准,不能想要击中目标”的主张一样荒谬吗?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泽庵所描述的剑道精义,已在数千次决胜战斗中得到了证明。
  老师的职责不是指明途径,而是使学生能感觉到途径能通往目标,并配合自己的个人特性。因此,老师首先训练学生能够本能地避开攻击,甚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
  学生必须发展出一种新的感官,或更正确地说,使他的感官产生新的警觉,这样他才能避开危险的攻击,仿佛他能感觉到它的来临。一旦他熟悉了这种闪躲的艺术,他便不需要专注于对手的动作,甚至好几个对手也无妨。他可以看到、感觉到将要发生的事,同时他已经避开了,在察觉与闪躲之间是“间不容发”的。这才是重要的;不须知觉注意,迅如闪电的反应。这样一来,学生终于使自己超越一切意识性的目标。这是个伟大的收获。
  真正困难而且重要的工作,是使学生不要想伺机攻击他的对手。事实上,他应该完全不要想他是在对付一个非你死即我活的对手。
  开始时,学生会以为,他也只能这么以为,这些教诲的意义是指不去观察或思索对手的行动。他非常认真做到这种“非观察”,控制自己的每一步。但是他没有发觉,如此地专注于自己,他必然会把自己看成一个不惜一切代价避免注意对手的剑客。不管他怎么做,他的心中仍然暗藏一个自我,只是在表面上超然于自我,他越是想忘掉自我,他就越是紧紧地与自我绑在一起。
  需要许多非常微妙的心理引导才能使学生相信,这种注意力的转移在基本上是毫无益处的。他必须学习断然地放开自己,如同他放开对手一样,说得极端一点,他必须成为不顾自己,毫无所求。这需要极大的耐心,极艰苦的训练,就像箭术。一旦这项训练达到目标,最后一丝自我牵挂就会消失在纯粹的无所求中。
  在这种无所求的超然之后,会自动产生一种和前述的本能闪躲极类似的行为模式。就像那种阶段,觉察与闪避攻击之间是间不容发的;现在,在闪躲与反击之间也没有时间上的差距。闪躲的同时,战斗者伸手拔剑,一闪之间,致命的反击已经发出,准确而不可抗拒。仿佛剑自己挥舞起来,就像在箭术中“它”瞄准而击中,所以在此处,“它”取代了自我,发挥了自我经过刻意的努力所获得的熟练与敏捷。同样的,这里的“它”只是一个名字,代表了某种无法了解、无法掌握的事物,只有亲身经验过的人才能觉察。
  根据泽庵禅师,要达到剑道艺术的完美境界,必须心中没有你我之分,没有对手与他的剑,也没有自己的剑与如何挥舞的念头,甚至没有想到生与死。“一切皆空无:你自己,那闪烁的剑,那挥舞的手臂。甚至连空无的念头也不复存在。”从这绝对的虚空中,泽庵说,“展现了最奇妙的行为。”
  像初学者一样,剑道大师是无自我意识的。在刚开始学习时所丧失的那种不在乎的态度,最后又回来了,而且成为他永远不灭的特质。但是,与初学者不同的是,他谨慎收敛,平静而不傲慢,丝毫无意炫耀。从学生到师父,中间要经过长年不断的练习。在禅的影响下,他的熟练成为心灵化,而他自己,历经心灵的挣扎奋斗,已经脱胎换骨了。现在剑变成了他的灵魂,不再只是轻若鸿毛地放在剑鞘中。他只有在无法避免的情况下才拔剑。因此他会时常避开自不量力的对手,或卖弄肌肉的浮夸人物,他会以不在乎的微笑任人嘲讽他怯懦;而在另一方面,基于尊敬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他会坚持决斗,这种决斗没有任何意义,只是给予输者一个光荣的死亡。这就是剑客的情操,独一无二的武士道精神。因为,高于一切,高于名誉、胜利,甚至高于生命,是那引导他,并且审判他的“真理之剑”。
  像初学者一样,剑道大师是无所畏惧的,但是,不像初学者,他一天比一天更远离恐惧。多年不断地静心沉思使他知道,生与死在基本上是一样的,是一体的两面。他不再畏生惧死。他在世上快乐地活着,这完全是禅的特色,但是他随时准备离开世间,丝毫不为死亡的念头所困扰。武士选择脆弱的樱花做为他们的象征不是没有原因的。就像一片花瓣在朝阳中宁静飘落地面,那无畏者也如此超然于生命之外,寂静无声而内心不动。
  从死亡的恐惧中超脱出来,并不是表示平时假装自己而临死亡时不会颤抖,或没有什么可怕的。对于生死处之泰然的人,是不会有任何恐惧的,他甚至无法再体验恐惧的滋味。没有受过严格而漫长的禅修训练的人,无法了解禅修征服自我的力量有多大。完美的大师无论何时,无论何处都会流露出他的无惧,不是经由言语,而是表现在他整个人的举止行为上︰旁人只要观看他,就会深深受到影响。这种无可动摇的无惧便是最高的成熟,因此只有少数人能达到。
  ……
  尽管他耐心与谦逊地接受了前所未有的训练,但是要想达到一切行动都沉浸于禅的境界,使得生命中每一刻都完美无缺,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最高的自由对他而言,仍然不是那么必要。
  如果他无法抗拒地感到必须达到这个目标,他就必须再度出发,踏上那通往无艺之艺的道路。他必须敢于跃入本然,生活在真理之中,一切以真理为准,与真理成为一体。他必须再度成为学生,成为一个初学者;克服那最后,也最陡峭的一段路,经历新的转变。如果他能从这场危险的考验中幸存下来,他便完成了的命运:他将亲身见证那不灭的道理,那一切真理之上的真理,那无形根本之根本,那同时是一切的虚空;他将被它所吸收,然后从中得到了重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9

帖子

1002

积分

四星会员

Rank: 6Rank: 6

威望
0
金币
878
发表于 2015-10-31 06: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皆空,甚至连空无的念头也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30

积分

三星会员

Rank: 4

威望
0
金币
25
发表于 2019-1-23 16: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典经方医学论坛 ( 京ICP备14055885号-1

GMT+8, 2020-7-12 07:26 , Processed in 0.390625 second(s), 4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